从攀枝花回泸州过年 他最想念泸州黄粑的味道

早上五点多,李明华开着今年刚买的汽车,载着妻子和两个女儿,和其他四辆泸州老乡的车子组成车队,一起走上回家的路。 从1997年到攀枝花上学算起,李明华已在攀枝花生活了20多年......

  早上五点多,李明华开着今年刚买的汽车,载着妻子和两个女儿,和其他四辆泸州老乡的车子组成车队,一起走上回家的路。

  从1997年到攀枝花上学算起,李明华已在攀枝花生活了20多年。20年间,他从一个人独自回家,到如今一家四口驾车回泸。虽然已在攀枝花买了房,但是每年春节,李明华仍会带着家人回到泸州市龙马潭区金龙镇的老家,因为那里有父母家人,还有他熟悉的家乡味道。

  攀枝花,四川最南端的城市,从地图上看,离泸州的便于乘坐。距离并不遥远。但李明华一家却选择了早上五点多就出发,“走迟了,怕在西昌路段堵车。”

  庆幸一路上都比较顺利,除了在泸沽因为下雪封路,李明华和朋友们下高速沿着108国道走了大约二三十公里之外,其余走的都是高速。“八百多公里,开了13个小时。”

  1997年,李明华考上了攀枝花的大学。“那时候去隆昌坐火车到攀枝花,记得是头天中午一两点上车,第二天早上九点多到攀枝花。”李明华说,那时候年轻,二十几个小时的硬座坐起来也没什么,苦恼的是火车票不好买,“印象中,那时候票贩子好多”。

  在李明华记忆中,泸州直达攀枝花的汽车是通了高速公路之后才有的。“有了直达大巴后,方便了很多。”今年是李明华第一次开车载着家人从攀枝花回泸州过年,并和泸州老乡组成了自驾车队,“在攀枝花务工的泸州人比较多,在高速休息区吃饭休息时,常常碰见泸州的车”。

  二十年间,李明华往返于攀枝花和泸州之间,见证了两座城市的快速发展,“这些年泸州变化太快了,如果没有导航和朋友带路,我肯定会迷路”。

  22年前,李明华第一次去攀枝花时,只有一个人,拎着行李乘火车。如今,妻子和两个女儿陪着他一同回家,让小小的车厢不再冷清。“一路上,她们看看风景,吃吃零食,睡睡觉,也就到了。”

  大学毕业后,李明华留在了攀枝花工作,在建筑公司做项目管理,这一做就是十几年。其间,他结了婚并有了两个女儿。“老婆是达州人,我是泸州人,房子买在了攀枝花。”

  如今,李明华的大女儿在泸州上高中,平时住在龙马潭区的姑姑家里,八岁的小女儿则跟随他们在攀枝花上小学,“现在交通比较方便,她(大女儿)放寒假之后,就到攀枝花来,再跟我们一起回来过年。

  ”求学、工作、结婚、生子,李明华人生的几件大事都在攀枝花完成。2006年,他又在攀枝花买了房,用时下流行的话说,他成了“新攀枝花人”。但是,回泸州过年的习惯,一直没有改变,“父母还在金龙乡下老家,过年肯定要回家看看,陪他们几天”。

  经过13个小时的车程,1月30日下午六点过,李明华和家人到达了泸州,因为天色渐晚,李明华一家住在了市区妹妹的家里,准备休息一晚后再回乡下老家。“在攀枝花的时候,一件衬衣加薄毛衣在穿上一件外套就可以了,回到泸州不行,下了车,赶紧把羽绒服穿上。”

  归家的喜悦冲淡了天气转变的不适感。记者采访时,已是晚饭时间,李明华说一会儿就将和家人一起出去吃饭,“他们要给我们一家人接风洗尘。”

  在每年回家的接风宴上,黄粑一直是李明华最喜欢的小吃,“每年春节返回攀枝花时,都要带上几十个黄粑,有自己做的,亲戚送的,还有买的。”

  也许,正是家乡的味道,家人团聚在一起的味道,吸引着跟李明华一样在外地的泸州人,即便是有千里之遥,也要赶着回家过年。(应受访者要求,文中名字为化名)

上一篇:你知道吗?火爆毛肚原来还可以这样炒! 下一篇:宜宾市绿动商贸有限公司生产的富油黄粑检出不合格 核查处置情况公布

水果沙拉

腊月二十五民间传统习俗
山药怎么做好吃-推荐猪骨山药汤
中国特色名菜-叫化鸡
酸奶果冻
大头菜怎么做好吃?推荐火爆大头菜
营养粤菜推荐:虾酱蒸排骨